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斌的博客——通向奴役之路

以全民幸福的名义施行暴政,这是一条通向奴役之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只不过是一个文字工作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哀悼日  

2008-05-20 18:20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 5月18日晚,得知第二天机降茂县的计划因故变动,于是决定去都江堰,商量后决定包车前往,因为云帆预计第二天那里会有升旗仪式,而且可能封路(后来证明这是杞人忧天,政府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救援上)。凌晨1点,一辆的士飞奔而去。说好包车到六点,好在车上休息。

 

    到了那里才发现,20多万人、27平方公里的城区,大半个城市都是黑的,只有入城的一条主干道上有灯火,两旁都是居民搭建的临时房屋。

 

    说好包车到早上六点,但是一停下来了一个通信兵,叫杨栋的,要送文件去成都,把车让给他,于是找地方休息,部队指挥部指引我到对面的志愿者营地。

 

    数百个帐篷里搭成的志愿者营地一片静悄悄,一个吃方便面的叫住我,看完记者证后答应让我到一个帐篷睡。

 

    放下包裹,全身喷消毒水,他们还给了我一筒方便面,于是边吃边聊。

 

    跟我聊天的,好几个都是退伍军人,却很年轻。从14日凌晨就过来了。主要工作是搬运尸体,帮助民兵和部队把从废墟之中挖出来的尸体抬走。

 

     好多都是80后的,领头的一个,87年,参军两年,退伍一年在家待业,13日就去报名参加志愿者,后来干脆自己跟其他报名的人组建了一支队伍,来到都江堰。

 

    他创下了这个营地的最高记录,一天搬运22具遗体。一开始没防护,一副手套,一副口罩,喷点二锅头,这样埋头干。有些遗体挖出来时已经辨认不出来模样,只能靠衣服或者首饰分辨。后来的一些志愿者有些受不了,看他们帮完一具就吐了,然后回去了。

 

     但是,象他们这样留下的,有1000多人。睡不着,跟他们躺在草地上聊天,说起一个场景,爸爸护着妈妈、妈妈护着女儿。然而他们亲眼见到的是,挖出来时,爸爸的头已经不见了。

 

    问他们为什么来做这些事情?他们说:为了多救点人吧!“可是那些人都已经死了!”

 

   “如果他们还活着,一定不会愿意躺在废墟里,躺在那样的地方!”

 

    我无法再追问。

 

     这些人的勇敢与牺牲,让我看到自己是如何的渺小。然而,我所能做的,只是倾听。只是每一次想起来,就会被他们深深感动,年龄比我小很多的他们,用行动在教育和改变着我自己。我答应他们,假如我写他们的故事,一定不写他们的真名,因为他们本无所求。

 

     都江堰已经看不到尸体了,我能够接触的,只是关于那些遗体的气味,还有关于志愿者口中关于那些遗体的回忆。

 

     离志愿者营地不远处的下水道,已经有一些尸臭了,这里的搜救行动基本结束。第二天看到,卡车正在一车一车地往城外运钢筋水泥的垃圾,经过身边时有股很浓的味道飘过,都知道那是什么味道。

 

    第二天上午,到了建筑损毁最严重的学校之一——新建小学,在空荡荡的操场上,一个失去儿子的母亲一边哭泣,一边在钢筋水泥的小山包里找儿子,她在那两座高近十米钢筋水泥小山包下,不断哭喊着:“他不想呆在里面,他想出来”,悲声令人肝肠寸断,泪如泉涌。

 

    我拍了下来,觉得自己真的很残忍。我唯一能够安慰她的,就是告诉她,她的儿子已经不在那里,而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,那个地方,有人会照顾他。

 

     后来,思考再三,还是请江卉帮助,将这段视频发在了我的播客上。

http://you.video.sina.com.cn/b/13603721-1277341870.html

 

     我后来也不断追问自己,到底该不该去记录下他人这样的痛苦。

 

     但是,悲伤不应该轻易被遗忘,如果没有记忆,其他人可能很快就会忘记这些,就像一个女孩跟我说的那样:“成都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了!”我听得出她内心的悲凉。

 

     如果这个片断,能够让更多的人体会到生命的可贵,体会到那些失去亲人的人是何等的悲痛,从而愿意分担他们的痛苦,体会到父母对自己的爱何等重要,那么,一点点责难的承担又算得了什么?

 

    跟刘冬通电话说这些事情,我说想把看到的,用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,他说,即使是巨大的悲痛,也要让读者看到希望的重生……

 

    太艰难了,尽管人性善的一面能够让人感动,但是和巨大的悲伤相比,那仅仅是一杯水,试图冲淡一壶咖啡的苦味。

 

    直到今天,激动的心情才稍有平复,但是想起那位在废墟中寻找儿子的母亲,我仍然觉得一阵阵无以名状的悲伤,真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。

 

    昨晚在成都,因为预报有6-7级地震,成都千万人倾城而出,21世纪经济报道的同事们,被酒店拉到了一个院子里,席地而眠。但是,他们中的很多人,早已体验过了比这个艰苦得多的条件,和过去几天在灾区坚硬的马路牙子上和衣而卧相比,盖上一床干净的被子,就足够让他们酣然入眠了。

 

   杨磊和云帆,还有谭昊、徐恺他们一群人在附近的一个烧烤摊喝啤酒,躺了一会睡不着,我也去加入他们。

 

   给云帆他们看了我拍的视频,全部潸然泪下,只有杨磊和老徐没哭,他们见过比这个残酷得多得多的场景,听过家属的哭声盖过挖掘机的轰鸣,早已无法悲伤,而有着同样经历的陈小莹,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。

 

    从北川回来的杨磊,念叨着人命如草,人命如草,睡觉时,他说对被子过敏,坚决要睡睡袋。因为灾区的尸体,都是用被单裹着。

 

   昨晚,谭昊、晨星还有范利祥也飞到了前线,这是报社规模最大的一次编辑部前置了。

 

   明天,我将和徐恺一起上路,去北线。听说老沈和老刘要一起飞来成都慰问大家,希望不要再有大的余震,否则他们也要跟我们一起体会一下这种以天为盖,以地为席的生活了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