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斌的博客——通向奴役之路

以全民幸福的名义施行暴政,这是一条通向奴役之路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我只不过是一个文字工作者

网易考拉推荐

本是政策市,为何不能“救”?——也谈胡舒立的“不救市”论  

2008-04-01 11:18:2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文/周斌

   近期,受人尊敬的《财经》杂志主编胡舒立发表观点认为,股市不应该救,亦不必救!

   对此观点,笔者认为不能苟同。

   胡舒立认为,救市的一大坏处,是会导致“制度之本”受到伤害,对此笔者认为值得商榷,中国股市制度之本是什么?无非一个审批制而已,君不见审批管制无处不在?新股发行审批制——迄今有什么企业达到条件而无需审批可以直接上市?市场准入审批——谁可以在不获得证监会许可情况下申请设立基金公司、券商?甚至连证券咨询也要资格审批——由此涌现了不少披着合法外衣牟利的“黑嘴”……

可以说,现有的“制度之本”,其实就是“问题之源”,其中孕育了大量的寻租机会,在这个基础上形成的市场,自然不是自由竞争市场,这样的制度,即便伤害之又有何妨?

   因此,笔者认为,胡舒立的反对救市,是反对维护股指,而不是反对对现有不合理制度进行改革,否则,就可能变成为现有的不合理的制度说话,鼓励这种只享有权利,不承担义务的制度长期存在。因为中国股市“本是政策市,为何不能救”?

   所以说,不但不应该反对救市,反而应该借助股市下跌的契机大声呼吁救市,从这个角度上看,维护股指是伪救市,改革制度才是最大的“救市”。改变这些不合理制度,使得证券市场成为一个充分自由竞争的市场,这是证券市场真正的长期利好。

   首先,是尽快改变现存的不合理审批制度,将市场的权力归还市场,比如将发行审批权下放到交易所,证监会只负责监管任务。

   其次,目前中国股市还处在股改下半场,大量的大小非解禁股面临集中释放,市场供需极度不平衡,如果不能采取有效措施缓解这种情况的出现,3300点将远远不是底部,中国股市可能面临推倒重来。为了缓解这种情况,在不限制大小非流通权的情况下,可以采取相应措施,比如笔者在《伟大的出货之三——如何走向共赢》一文中提到的那样,要求大小非减持的信息披露更详尽;限制减持之后的“同业竞争”;再者就是将国有股划转给社保基金,这样既能做到稳定市场预期,又能够完善社保体制,有助于扩大内需,推动经济的顺利转型。

   应该说,这种制度的改进才是证券市场的长期利好和发展的动力源泉,也是所谓的改变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推动。

   同时,退一步来说,即使是美国这样的自由竞争市场,也同样存在政府救市行为。1929年美国股市崩盘,纽约数家主要银行迅速组成“救市基金”,纽约证券交易所总裁理查德·韦尼亲自购入股票,希望力挽狂澜;为了应对1987年美国股市崩盘的危机,美联储增发大量货币;2000年网络股泡沫破灭,2001年衰退,美联储为了阻挡人们对通货紧缩不必要的恐慌而增加了货币流动性。就算是眼下次按危机,贝尔斯登破产倒闭,美联储也要求摩根大通接手,避免其风险波及到其他金融机构,这某种程度上也算救市行为,只不过他们的市场基础是自由竞争,因此救市涉及到的制度变更少,而且采取的手段也更倾向市场化。

   我们不得不承认一点,在未来一段时间内,中国股市很难走出政策市或者“父爱”的阴影,既然如此,我们就应该承认政府的作用,政府既然认为在股市泡沫泛滥时有责任出手打压(如印花税“半夜鸡叫”),那么也同样应该在市场面临巨大冲击时着手考虑制度变革,兑现股市的长期利好。这才是负责任的做法。

    因此,正如一位证监会官员所说的那样:救市与否是一个伪命题,救市的方法论才是真命题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4)| 评论(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